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总裁老公头条见

上架时间:2018-04-11

总裁老公头条见 已完结

总裁老公头条见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九月川 分类:总裁豪门

他是薄氏帝国的主人,薄情,且人如其名。 她是他不情愿娶回的妻,主动投怀送抱却被扒光了扔出门。 她无父无母还有一群弟弟妹妹要养,他含着金汤匙出生,身价N个亿。 她有绝对的理由怀疑人生! 尤其当某天过上了白天累断腰、晚上腰累断的生活……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  昏黄的浴室内,雾气蒸腾。

  曼妙的酮体在笼罩下若隐若现,此刻她双目紧闭,修长的眼睫微微抖动沾着水珠,像是黑色蝴蝶的翅膀,忽闪忽闪。

  她没有睡着,应该实在考虑着什么。

  好一会儿,‘哗’的一声她从水中站了起来,慵懒的拿了一块宽大的浴巾将身体齐胸裹上,赤脚走到镜子前。

  镜子里,女孩儿大概二十岁的年纪,脸因为刚跑完澡,粉嫩粉嫩滴血一般,让她看起来既清纯又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诱惑力。

  沈麦麦看了自己好一会儿,垂下眼眸,小鹿一样的眼睛微微红了红。

  “砰”

  门突然被打开,三五个穿着白色大褂医生打扮的女人,在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女管家带领下闯了进来。

  沈麦麦一惊,连忙拽紧裹在身上的浴袍,惊恐的问道:“你们想要做什么?

  “对不起了小少奶奶,您嫁到薄家已经半年了,肚子还一点动静都没有,所以老爷让我来确认一件事情。”

  女管家说完朝着后面的人一挥手,三五个人一拥而上,两个人拉住沈麦麦的胳膊,两个人扒开沈麦麦的腿,然后她感觉一个冰凉的器具探进了她的身体。

  沈麦麦用力挣扎着,可是她们的力气实在是太大,她挣脱不了,一种极度的羞辱感涌上心头,眼泪不争气唰得滚落了下来。

  过了一会儿,应该是检查完了,四个人松开了她,她瘫软在那里,紧紧的裹住自己的身体。

  负责检查的人站起身来走到管家的身边耳语了一声。

  管家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看了看她,冷声道:“果然和老爷猜测的一样,少奶奶竟然还是完璧之身。”

  沈麦麦惊恐的颤抖了一下,抬起头来看向管家。这半年来,薄震总是经常找人来检查她有没有怀孕,今天还是第一次来检查她的……

  “我……”咬着下嘴唇,沈麦麦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
  管家依旧是面无表情,像是机器人一样一字一字说道:“老爷让我来提醒一下小少奶奶,薄家不养闲人,而且花在您身上的钱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,如果……”

  “您还不能给薄家生一个儿子,您会失去现有的一切,不管是薄家给你的,还是你自己的。”

  沈麦麦脑海中闪过那张愠怒的肃穆的脸,心里一阵阵的发亮,微微点了点头:“我、我知道了。”

  管家这才微微鞠了一躬,朝着她扯出一个僵硬的笑:“少爷今晚会回来,少奶奶把握机会。”

  “我会的。”

  一行人转身离去,沈麦麦把自己埋在臂弯里。

  她来薄家已经快半年,目的就是为了给薄家生一个儿子,虽然她并不知道家大业大的薄家为什么会挑上了她。

  可是她太需要薄家这颗大树了。

  而管家说的那些话,也一定是说到做到的,薄家的耐心已经没有了。

  眼泪滑过脸颊,哭了一会儿,强迫自己勇敢起来。

  擦干眼泪,沈麦麦坐在化妆镜前,给自己敷了眼膜,眼睛看起来没有那么肿之后,她给自己画了一个精致而不妖冶的妆容。

  最后还到衣帽间,挑了一件丝质粉色吊带连衣裙,直接套在了身上,发丝散落披在肩头,内里真空,诱惑至极。

  无论如何她要把握住这难得的机会,无论薄情说什么做什么,她也要让他碰他。

  准备好一切之后,她躺在了薄情的床上,缩进了被窝里。

  这半年来,薄情会回来,但是都会把她外间的沙发上,不准她靠近卧室半步。

  沈麦麦的心几乎就要跳出来,害怕是肯定的,薄情就是一个魔鬼,她清楚的记得新婚夜,她被扒光丢进卫生间锁了一晚上差点冻死的情景。

  黑、冷,安静。静的连她呼吸和心跳声儿都可以引起回声。

  她整整那样被关了一个晚上,无论怎样哀求,薄情都没有给她开门。

  她怎么都想不明白,第一次见面的人,即便是不喜欢她,不愿意这桩婚事,也不该这么恨她才对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一步一步,铿锵有力。

  薄情回来了,接受过军事训练的他,走起路来向来如此。

  沈麦麦屏住呼吸,不敢轻动,身体僵硬的揪住被子。

  门把手被拧开,薄情没有开灯,他好像总是喜欢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下,像个恶魔之子。

  他走到了欧式的置物架前,潇洒的将领带扯下来慵懒的挂在一边。站立片刻,如鹰的目光在卧室搜索了一遍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,满意地转身走向浴室。

  浴室在卧室内,平时也是沈麦麦不被允许步入的地方。

  “哗哗”的响起流水声。

  沈麦麦心一缩,紧张的咬了咬唇,仔细的倾听着薄情的一举一动。

  好一会儿,浴室门再次拉开,脚步声响起,越来越近,沈麦麦的心跟着一下一下跳的越来越重。

  被窝一角被掀开,一个充满男性荷尔蒙气息的身体钻了进来。

  沈麦麦浑身僵硬。

  薄情猛然发觉不对。

  沈麦麦率先抓住机会,一咬牙,一个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,双手按住了他的肩膀,压着唇整个人贴了上去,按照之前管家请人教她的方法,摩挲着薄情的敏感部位。

  动作明显的稚嫩而别扭,胡乱的啃噬,甚至让薄情觉得嘴里一阵腥甜。

  薄情怒火陡然升起,猛地瞳孔放大,浓密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,用力一掌将沈麦麦狠狠地掀翻在地。

  沈麦麦已经做好了准备,却还是被巨大的力甩了出去,砸在墙上,然后摔在地板上,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,蜷缩在那里,猛地一阵咳嗽。

  薄情伸手拉开床边灯,一眼就看见衣衫不整的沈麦麦,面色苍白,秀发散乱披散在精致的裸肩上,一副精心装扮过的样子。

  顿时,就好像吞了一颗绿头苍蝇,恶心的恨不得将隔夜饭都吐出来。

  薄情掀开被子,站起身来,上身没有穿衣服,健康的小麦色肌肤,腹肌结实,身材好得没话说。

  只是,现在沈麦麦可没有时间欣赏。

  薄情正眼睛赤红的看着她,随即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,怒呵:“滚!”

  这是他最后的耐心。

  沈麦麦被这虎吼骇得一抖,已经害怕的不行。

  可是一想到管家刚才的话,心一沉,咬着牙缓缓的站起来,调整了心情,努力的扯出一个甜甜的笑容,楚楚动人的祈求道。

  “薄情,我什么都不要,求求你给我一次,一次就够了。”

  她卑微的语气,此刻比小姐还不如。

  薄情浓黑的眉头皱了皱,幽静如深井的眼睛猛地透出危险的气息,朝前走了一步,威压逼近!

  “看样子,上次的事情,没能让你长记性。”

  说完,他弯下腰来逼迫的看着她。

  “你、你想要干什么……”沈麦麦朝着后面退了一步,感觉自己要是再不逃,一定会死的很惨很惨,就像那次……那次新婚夜的时候……

  一连退了几步,沈麦麦的后背抵住了墙,没有办法再退。

  薄情的身体离她不过一寸的距离,强烈的男人气息霸道的钻进她的鼻孔,让她难受的很,脸瞬间变得血红。

  薄情嘴角挑起一抹邪魅的笑,猛地伸手抓住了她的肩带,然后‘撕拉’一声,由上至下薄薄的丝质睡衣碎成几片。

  沈麦麦瞳孔放大,已经明白了薄情想要做什么,不安的朝着后面退着,无力的摇头:“不、不要……”

  祈求无用,沈麦麦吓得腿一软,滑到在地。

  薄情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,猛地把她从地上拽起来,捏着她的皓腕,一路拖着朝外走去,‘砰’猛地一丢,沈麦麦被丢进了门外的过道里。

  未着寸缕!

  背被膈得生疼,但是和此刻的屈辱比起来,简直不值一提。

  忽然,一双黑色的矮跟皮鞋,出现在沈麦麦的眼前。

  沈麦麦抬起头,左管家双手环胸,身后站着两个女仆,带着轻蔑摇了摇头看着沈麦麦。

  “左管家,我……”沈麦麦捂着重点部位,蜷缩在那里,要不是有人在,几乎快要哭出来。

  管家朝着身后勾了勾手指头,其中一个女仆将一件宽大的袍子盖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“看样子只靠少奶奶,是没有办法给薄家生一个儿子了!”

  “我,我会想办法的,请再给我一些时间。”沈麦麦手里紧紧抓着袍子,哀求道。她的心里是惊恐的,她能猜到左管家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。

  左管家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,但是眼神告诉她,她没有什么机会了。

  “左、左管家,我……”

  “唰”一声,房门再次被拉开。

  白色的被子裹着床单被丢了出来,扔在沈麦麦的身上。

  薄情阴沉着脸,周身笼罩着寒气,身上已经穿好了衣服,站在那里。

  左管家和两个仆人连忙恭敬的鞠躬,喊了一声:“情少爷。”

  “安排人把卧室重新清扫一边,里外消毒!”声音冰冷,宛若从幽深的地底传来,寒气逼人!

  话毕,薄情的眼光淡淡的扫过沈麦麦,停顿数秒,那墨褐色的瞳孔里所透露出来的,不加掩饰的嫌弃和厌恶,让沈麦麦再次坠入冰层。

  “砰!”

  房门被关上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