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逆天

上架时间:2018-08-31

逆天 已完结

逆天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叶良臣 分类:玄幻仙侠

好男儿一腔热血!真英雄快意杀戮! 天挡我,我诛天;地挡我,我灭地。 逆天玄功,混元一气。 顺我者生,逆我者死。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高山之巅,站着两个人,一长一少。

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,一身蓝衫,俊俏的脸上,两道浓眉斜入鬓角,一双亮目,古潭般深邃,嫩白的皮肤,看上去,是标准的小鲜肉一枚。

只见他双掌缓缓移动,似抱球状,猛然一推,一团银球吐向山涧,云雾翻腾,如万马奔腾。

身后长者轻轻一叹。

其实长者的年龄也不算大,四十出头的样子,一身青衫,上面用白线刺绣着一条龙,栩栩如生,腾空欲飞。往脸上看,长眉凤目,面带慈善。

那声叹息充满了惋惜之意,如同一块沉重的石头,压在少年的心头。

“怎么还是一级二阶的层次,和你的师兄妹差得好远。”青衫人说。

少年一脸惭愧,垂头不语。

“走吧,回神府。”说着,青衫人探手抓住少年的手腕,两个人划空而去,如闪电般投向东南方,转眼间,来到百里外的一片巍峨的建筑群。

建筑群外荡开着一道神光。

从外面看去,一排排房屋内,楼台小谢,池塘假山,依稀可见。

此处便是威震乾坤大陆的坤元神府,而青衫人就是神府的主人青石。

青石带着少年走向大厅。

大厅正中的浮雕银椅上,坐着一个秀美的中年女子,一身的绿色衣裙,美眸望向走入的少年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在她的身后,侍立着一对少年男女,少年十八九岁,气宇轩昂,一脸不屑地看着蓝衫少年。少女十四五岁,一身绿衣,模样像极了前面的中年女子,只是比其萌了许多。

看到青石走入,中年女子一扬手,一封信平平地飞了过来。

信笺写道:青石贤弟,十五年弹指即过,愚兄将派小女前往坤元神府。落款:乾元神府蓝宇。

青石眉头微微一凝,瞥眼看着蓝衫少年:“一晃十五年了,这孩子修为进展缓慢,如何应约?”

中年女子望向少年,哼了一声:“谁让他不长进。”

少年一听,扭头就走。看得出,他的性子很倔。

中年女子淡喝一声:“站住!”

少年双脚一顿:“师娘有什么训教吗?”

中年女子一拍案几,喝道:“海玉,你从小和师兄师妹一起修炼坤元玄功,为什么还是废物一个?”

少年俊逸的脸抽搐了几下,咬着嘴唇说:“海玉走了,就没人给你们丢人了。”

中年女子忽地站了起来,喝道:“玄功没有进展,你加倍努力就是了,怎能自暴自弃。”

少年浓眉一挑,突然呵呵大笑。

他放肆的笑声引得青石身后的少年大怒:“你敢在师父师娘面前无礼。”说着,探手就要朝少年抓去。

青石摆手阻住身后的少年,说道:“青成退下,师兄弟之间不可伤了和气。”

中年女子仍是一脸怒意,大骂:“目无尊长,看师娘怎么教训你。”

说着,中年女子一掌拍了出去。

青石胳膊一抬,架在中年女子的手臂上,中年女子那一掌打空了,一团银色的光轮飞向空中,倏地收回。

青石说道:“夫人息怒,海玉还是个孩子,他性格倔强,不要激,让我来吧。”

说着,青石走到少年的背后,伸出手,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和颜悦色地说:“孩子,坤元玄功博大精深,可是只要你肯下苦功,早晚会有大成的,师父相信,不用半年,你就能达到大师兄的境界。”

温和的语言,如同良药,可以疗伤,尤其是心理的伤。

青石的声音像春风一样温和,他亲切的话语打动了少年。少年的眼睛开始湿润。他点点头,道:“师父,弟子一定努力的。”

青石点点头,朝身后的绿衣少女喊了一声:“绿儿,把二师兄送回去吧,多劝劝他,不要自暴自弃,也不要到处乱跑。”

那被称呼绿儿的少女跑了过来,握住少年的手,一脸关切之色,道:“二师兄,回去吧,别多想了,以后绿儿陪你好好练。”

少年在坤元神府内待了不到一炷香的工夫就出来了,虽然这里对于整座乾坤大陆来说,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,但少年待在这里,总有一种郁闷感。他的眼前常常会出现奇异的一幕:一个瑰丽的山谷,氤氲弥漫,花丛中放着一个襁褓,襁褓中,似乎传来清脆的婴儿啼哭声。

他知道,这是一种幻觉。又仿佛真实。

海玉来到了坤元神府东侧十里外的海边。

大海是宽广的,任何人面对它时,都会感到自身的渺小。

海玉走近大海时,内心突然感到了一种孤独。这孤独的感觉就像潮水一样,一下子涌了上来,让他嘴角涩涩的。

“为什么我不能穿坤元神府的衣服?为什么?”他朝着大海咆哮。

对于海玉来说,他感觉自己从来就没真正融入到坤元神府,因为坤元神府中的男人,无论身份,都是一色的青色衣衫,而且以“青”为姓氏,神府中的女人,无论身份,都是一色的绿衫。他曾经问过师父,师父说他早晚是乾元神府的人,所以,让他习惯这身装扮。

乾元神府在乾坤大陆的地位,要高于坤元神府,府中所有男人都穿着蓝衫,而且以“蓝”为姓氏。

海玉从小在坤元神府长大,却被当作是外人,他无法忍受。

人最可怕的不是外伤,而是内伤。外伤是皮肤流血,内伤是心在流血。外伤容易疗治,而内伤难以痊愈。

虽然师父不止一次地对他说,乾元神府在大陆的地位要高过坤元神府,海玉不在乎,他在乎的是坤元神府。

海浪声和海玉的吼声交织在一起。两股声音中似乎传来一阵嘲笑之声。海玉猛地扭头,发现旁边的岩石上躺着一个人。

这个人五六十岁的样子,光头,身子胖得像个圆桶,横看竖看都差不多,眼睛不大,一脸的油光,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,正在那里畅饮。

海玉大怒:“你嘲笑我?”

胖和尚眯着眼说:“我嘲笑了吗?”

“你的声音中充满了嘲笑的意味。”

“是吗?我和尚向来只嘲笑那些修为低的人……”

胖和尚这话,明摆着说的就是海玉。海玉怒喝一声,一掌朝他拍去。

胖和尚看也没看他一眼,甚至双手动也没动,只是轻轻地哈了口气,将海玉拍出的三尺见方的银色光轮吹散。

来自嘴皮子上的功夫,要么是吹牛,要么就是绝学。

海玉大惊。他觉得师父也未必有这样的修为,知道今天遇到了高人。胖和尚呵呵一笑,从石头上坐了起来,吧嗒一下嘴皮子:“小子,我老和尚的修为怎么样?比你的坤元灵气不赖吧。”

“师父说放眼乾坤大陆,除了乾元神府,就是坤元神府了,阁下到底什么人,居然有如此修为?”

“老和尚不属于乾坤大陆的人,所以你小子孤陋寡闻,不过你师父应该知道。”

“普天之下,难道不只有乾坤大陆吗?你住在海上?”

“看来,你师父从来就不肯说魔域的事啊。”

听到“魔域”俩字,海玉猛然一惊,马上提起灵气,叫道:“你是魔域的魔头?”

胖和尚摆摆手:“小子不用紧张,我老和尚要是取你的命,早就下手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找我干什么?”

“听说你的师母、师兄妹把你当成废物?”

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个命门,也就是他的痛处。

海玉的命门就是“废物”两个字。他望向大海,两眼里浸着泪水。他记得曾经有一天,自己受不了师兄的侮辱,一头扎向了大海。那一天,或许是他命不该绝。迷迷糊糊中,头仿佛撞在水底的石头上,理智恢复了许多,于是,一个瑰丽的山谷,以及花丛中的襁褓浮现眼前,尤其那阵阵婴儿的啼哭声刺痛了他的内心。从此,他不再寻思,而是隐忍着,让自己不断变得坚强。想到这,海玉突然哈哈大笑。他用笑声排放着内心的苦楚。

胖和尚怪怪地看他一眼:“我看你受了委屈,本想跟你交个朋友,顺便指点你一下……算了算了……我老和尚还以为遇到了一个颇有个性的少年,没想到也是世俗之人,迂腐,迂腐。”

海玉一拍胸脯,大声说:“你这个朋友交了。”

胖和尚哈哈大笑,将酒葫芦递给他,说道:“来来来,既是朋友,咱们就喝一壶。”

海玉微微一愣,他望着酒葫芦有些迟疑。

海玉是个性格孤僻的人,如履薄冰的生活,让他处处会有警惕心。毕竟他和胖和尚并不熟悉,万一,他要害我怎么办?

世上有不怕死的人,却没有肯随便去死的人。

胖和尚说:“怎么,怕有毒?我老人家要想杀你,还用得着毒吗?”

海玉一把抓过酒葫芦,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。

酒葫芦盖一打开,便有一股浓浓的酒香铺散开来,仿佛肉眼可见的袅袅云烟,在周围缭绕着。

海玉年纪小,从来没喝过酒,但今天受胖和尚一激,毫无畏惧,居然狠狠地灌了三大口。海玉憋了一口气,连喝酒也不想让人看不起。这三大口,一口比一口多,一口比一口猛,一口比一口呛。

再有戒心的人,一旦失去了理智,就会连常人也不如。

胖和尚哈哈大笑,朝海玉一指:“倒也,倒也。”

再见海玉,果然晕头转向地倒了下去。

猜你喜欢